<track id="jIiUjwW"></track>
  • <track id="jIiUjwW"></track>

        <track id="jIiUjwW"></track>

        1. 如果神话传说都是真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1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屋檐,溅起一片片水雾。云压得极低,让人喘不上气。

          这是雷震子与索尔的第六次斗法,他吃了大亏,羽毛被火燎掉了一半,露出鲜红的肉翼,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蛋白质烧焦气息。

          如马尔克斯在《百年孤单》里形容的一般,雷震子买了一张永久车票,登上了一列永无终点的火车。这是必逝世的征途。

          雷震子选择参加东方仙人联盟的那一刻就已经料到了结局。可他不能后退哪怕一步,因为身后有他的亲友,有他的祖国,还有 14 亿毫无才能的普通人。

          他艰巨地爬起来,手里抓着已经残破不堪的黄金棍,用尽全力挥向索尔。

          「何苦呢?」索尔叹了口吻,问道。

          「因为我的双膝,只跪给父母!」

          2

          公元 2015 年 11 月 7 日,梵蒂冈教廷结合世界树密会发表声明,请求全体人类立即结束一切科学研讨,废弃对神之秘宝的摸索,避免毁灭性打击。

          世界一片哗然,《纽约时报》《英国太阳报》等刊文:「神棍的妄图症严重到必需送入医院强迫治疗。」官方网站公开投票,70% 以上美公民众表现赞成。各国外交部均予以不理睬政策。

          次日清晨,宏大不明生物袭击米国白宫,将其夷为平地。白宫护卫部队全军覆没,伤亡人数过万,后世称其「十一•八袭击」。

          据目击者称,袭击者骑乘一匹十数米高的八足巨马,手掌掷矛,每次出手一定毁灭目的。疑似北欧主神奥丁。

          米国全面进入战斗状况,进行了勇敢的抵御。但参加战斗的神越来越多,米军节节败退,几欲亡国。终于,米国动用了核兵器。

          2015 年 12 月 25 日,10 万米军以性命为代价拖住几位神祇。50 万吨级的原子弹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接壤地带的黑峡引爆。胡佛溃坝,下游地域洪水泛滥,后世称之为「上帝之殇」。森林之神维达,智天使加百列在此役中陨落。

          教廷和金宫震怒,对人类全面开战。第三次世界大战就此拉开序幕。

          战火烧遍了全球,更多的神想要分一杯羹。奥林匹斯山派使者觐见奥丁,组成欧洲神祇联盟。

          2016 年 2 月 3 日,欧洲神祇联盟进军日国,日国本土神祇迎战。

          2016 年 2 月 7 日,日国产生 9.2 级地震,富士山爆发。火之迦具土神在决斗中陨落,八岐大蛇被斩五首,受天照营救落荒而逃。日国失守。

          此事一出,天下大震。李耳出面组织东方仙人联盟,与欧洲各神祇对立,进入冷战阶段。双方众神相互敌对,摩擦敏捷升级。

          2016 年 5 月 5 日,雷震子决斗索尔,陨落。玉柱洞云中子大怒出山,一天之内手刃洛基、狄俄尼索斯等多位欧洲神祇为徒弟报仇,至此,双方再无盘旋余地。

          大战一触即发。

          3

          「C 组已就位,请通报敌人地位,完毕。」

          「北偏东 34 度 12 分,直线距离 2 千米,圣殿骑士 102 人,带队天使乌里叶,无异常反映,完毕。」

          气象有些阴冷,秋风瑟瑟,杨戬的斗篷微微浮着,有一种飘逸的美。

          C 组只有两个人,再准确一点,是一人一狗——杨戬和哮天犬。他们错误了上千年,早已经有了默契,侦查突袭的义务也做了不止一次,至今还未失手过。这次联盟派遣他俩,也是因为对方护送的东西确切至关主要。

          杨戬揉了揉哮天犬的头,站起了身子。

          他想起当年和孙悟空打的那一架,那才叫爽直,也不知道这 1800 多年后,面对西洋神祇,能不能再找回酣畅的感到。杨戬很等待,他的三尖两刃刀已经很久没沾血了。

          「让我见见你们的本领吧。」杨戬嘴角上扬,向敌人疾驰而去。他丝毫不粉饰的冲刺带起滚滚尘土,如同一条青龙直插阵中。

          乌里叶瞬间就进入了战役状况,神色严正。他能感到到面前敌人的强盛,即便拥有智天使称号的自己敷衍起来也绝对不容易。

          杨戬持刀前刺,暴戾的风在刀身打转,那一瞬间,竟是把空气都劈成了两半。

          乌里叶大惊失色,六翼挥舞,向后回避。同时用手中圣剑格挡。

          只一下,乌里叶的剑就飞了出去。杨戬哈哈大笑,道:「你这鸟人,和泼猴相比差得太多了。」

          乌里叶不敌,两人斗了才不到 10 个回合,哮天犬一口咬在乌里叶脚踝处,扯住了他的身材。杨戬闪到乌里叶身后,挟住他的翅膀,大喝一声,撕了下来。

          乌里叶苦楚地哀号,杨戬把他踩在脚下,迎着圣殿骑士们胆怯的眼光,扭断了他的脖子。而后悠悠一叹:「寂寞啊!」

          哮天犬附和着汪了两声,趾高气扬地站在主子身边。

          杨戬掏出震撼许久的对讲机,按下了接听键。

          「快逃啊!」

          「嗯?」

          宏大的魔狼直扑杨戬,他嗅到那巨口中逝世亡与血腥的恶臭,第一次感受到了危险。那是能轻易切断战神提尔手段的利齿,是能吞噬日月的逝世神獠牙。

          「汪呜——)」

          哮天犬跃起,拦在主人身前,只是眨眼间就隐没于芬里厄的嘴中。

          「哮天!」杨戬红了眼睛,三尖两刃刀由芬里厄的喉咙刺进心脏,狼血染红了白甲。

          灌江口相遇,三渡于草莽。

          杨戬剖开了芬里厄的肚子,眼泪止不住地滴。哮天犬把眼睛睁开一点缝隙,伸出舌头舔掉杨戬的泪,摇了摇尾巴,再也不动。

          对讲机里传出退却的命令,杨戬一脚将其踩碎,仰天长啸。

          第三只眼霍然圆瞪,一丝阴云掩饰了日光。

          要流血了。

          2016 年 10 月 7 日,杨戬、哮天犬遭受陷阱,斩杀智天使乌里叶,后与中庭之蛇耶梦加德、魔狼芬里厄、冥界女王海拉三兄妹同归于尽。

          4

          相比各路神仙,猴子总是无忧无虑的。

          今天喝点小酒,明天吃点水果,带着手下一帮小弟开开心心肠在花果山上嬉游,这就是孙悟空最大的快活。神间的大战没波及大雷音寺,悟空倒也乐得安闲,做一个闲散佛陀。

          阳光铺在水帘之上,透点波光,照亮了孙悟空的面庞。

          悟空斟了杯酒,叹了口吻,把酒洒在地上。酒滴被穿堂风卷着散在空气里,映出一道彩虹。

          顿了一会儿,又另斟了一杯,语带悲伤道:「真君啊,天庭里三清四御纵然法力无边,俺老孙也不曾服气,唯独你不同。哪想百年未见,你却落得个神魂俱灭。唉,这樽仙酿,俺老孙先干为敬了。」

          悟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久久不语。

          「报告大王!外面有个肥头大耳的人说要见你!」几只小猴毛手毛脚地窜进水帘洞,冲着孙悟空叫道。

          孙悟空收起悲戚,哈哈笑道:「孩儿们,把他给我押上来!」

          几只小猴闻令告退,只等了片刻,便带了一胖子上殿,那胖子被捆得结硬朗实,不断地挣扎,破口大骂道:「你这该逝世的弼马温!上千年过去,连点名堂都不换!」

          孙悟空走上前去,端详胖子一番道:「我当是谁呢,本来是八戒啊,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小山头了?」

          「弼马温,你先把你猪爷爷放下!我有急事和你说!」

          孙悟空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拿起个桃子咬了一口,摆了摆手,含混不清地道:「给这呆子掌嘴。」

          「哎哎哎,猴哥儿,你在那诸天神佛里都是排得上号的人物,怎好与俺老猪这样不识眼色的小人物计较。」八戒匆忙讨饶。

          孙悟空听了好笑,嘱咐猴子们给猪八戒松绑,讯问他来意。

          「大事不好啊,巨匠兄!」八戒迫切地道,「俺和沙师弟陪师父去那金宫说和劝善。本想着安稳事态,哪想那些小神蛮横得很,两句不和就要动手。我拼尽一身法力才闯了出来,可沙师弟却被打成重伤,师父也被擒住了!」

          悟空神色越来越阴森,最后一拳砸下,桌子瞬间化为齑粉,酒杯碎了一地。

          「蠢货!」孙悟空气得牙根痒痒,「师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扒了你这一身猪皮!」

          八戒唯唯诺诺的,不敢搭话,悟空站直身子,神色严正,召来了全体猴子猴孙。

          「孩儿们,俺老孙寄情山水千年的自由全是俺师父给的。现在师父有难,俺就算是拼上这条薄命,也必需要帮。」孙悟空中气十足道,「尔等就在花果山好生候着,照料好这呆子。待俺杀上那甚么劳什子金宫,救出师父,再回来给孩儿们奖赏!」

          悟空语毕,窜了出去,踏上筋斗云,几个跟斗风驰电掣便杀向金宫。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今天就要让这群狗屁伪神知道孙爷爷的厉害!

          头配凤翅紫金冠,身被锁子黄金甲,足踏藕丝步云履,手擎如意金箍棒。

          悟空逆风而行,咆哮一声,将棍子甩了出去。

          「轰——!」

          英魂殿的正门被孙悟空一棍击破,奥丁骇然抬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脸色。

          「吃俺老孙一棒!」铁棒飞到空中,愈变愈大,直到二人围绕粗细,怒啸横扫。

          斯雷普尼尔挡在奥丁面前,被金箍棒砸个正着。骏马一声悲嘶,不断喷吐的雷云闪电消失,八只巨足尽数折断。

          奥丁金色的双眸中燃烧起怒火,右手紧紧握住 永恒之枪。世界树枝制成的枪柄泛起熔金般的光芒。

          昆古尼尔,永恒之枪。

          在阿萨神族和华纳神族开战时,就是由奥丁拿着这把神枪投出第一击。它的才能极致单纯,却暴力无比,那就是——必杀。

          昆古尼尔所指向的任何敌人,都会被刺穿胸膛!

          奥丁恼怒地怒吼,他举起昆古尼尔,奋力掷出。耀目标光芒如闪电般划破天空,星辰黯淡,日月失色,就连时光都在瞬间结束。

          除了孙悟空。

          如意金箍棒缩小到正和手的大小,悟空抬起手,毫无二心肠将金箍棒指向身前,如同能预知昆古尼尔的轨迹。

          「破。」悟空道。光芒炸碎!

          奥丁喷出金色的血液,无力地坐在地上,他艰巨地启齿:「为什么……」

          「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悟空缓缓说道,而后拔下来一簇毫毛,撒在空中,「开端吧。」

          2016 年 10 月 24 日,斗克服佛孙悟空大闹英魂殿,击杀镇守者主神奥丁,胜利营救旃檀功德佛唐玄奘。金身罗汉沙悟净此前护法身受重伤,次日于花果山陨落。

          5

          「啊!」

          我猛然惊醒,握住了腰间的格洛克。周围没有天使,没有恶魔,也没有其他什么形形色色奇异的东西。我长出一口吻,擦了擦冷汗。

          我是一个普通人,不会仙术,也不会异能,在神与神的夹缝中苟活,尽管 5 年前我还不信任有神这种东西。

          这个世界对我们普通人其实很不友爱,或许以前是友爱的,但现在我只能感受到满满的恶意,灼得我浑身疼痛。

          就在 5 年前,我还是个中二的少年的时候,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同窗逝世了,学校被毁成一片废墟,亲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冲散。

          我想,我的机遇来了。这是我成为屠龙骑士的最好机遇,我将仗剑天涯,远方的公主等候着我的拯救。

          然后骑士来了,砍了公主的头,一把火烧了我的家。我这才知道,骑士不只是屠龙的,他们有时也是普通人的刽子手。我的幻想随着滚滚升腾的浓烟一起消失。

          时光会转变很多东西,于我来说,热血凉了。我只是依附手里的枪,机械地复仇,担惊受怕地活着。

          我为什么还不逝世呢?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怕疼吧。

          我起身站直,伸了个懒腰,关节嘎嘣嘎嘣地响。天空还是布满阴云。

          核冬天。我嗤笑了一声,整理好行装,粉饰了自己过夜的痕迹,端着枪上路。

          「c17 呼叫总部,恳求弹药弥补。完毕。」

          「距离你此刻地位直线距离 12 千米处,是华夏第七陆军基地,你可以在那获得补给,路线已发送至你的个人 PDA,祝你好运,中士。」对讲机中传出了冰凉的女声。

          我打开 PDA,调前途线图,那是条波折的路线,估量不会好走,但我别无选择。生涯磨平了我的棱角,但却让我更加坚韧,这或许是唯一的利益。

          4 小时后,我站在了基地门口。这里喧闹不堪,所有人都在备战。我拽住一位士兵,向他讯问情形。

          「米迦勒要亲自带军攻打这里。」

          大天使长米迦勒。我微微叹了口吻,同情地看了一眼这个即将不复存在的处所,转身离去。

          「小九!」有个声音脆生生地叫住了我。

          我回头,惊喜地发明这个声音来自李秋沐,曾经照料过我的姐姐。那是 5 年前,她拉住了我的手,把我从楼顶拉下来,用一记耳光扇醒了我,让我断了自杀的念头。

          那时候她说:「不要被脆弱压倒啊。」我一直谨记在心。

          胖子笑眯眯地看着我,小猫还是一副不理人的模样,顺子叼着烟,冲我挥挥手。我上去拥抱他们每个人,心中泛起了久违的温暖。

          我最终没有分开基地,当天夜里我喝了许多的酒,在 PDA 里加了接洽人,商定参加他们的团队。我们讲述了自己离别 4 年来的阅历,阵阵唏嘘。

          「呜——」防空警报的声音响起。我倏然起身,脑袋狠狠地撞了一下。

          我看着眼前的路虎方向盘,一阵迷茫。我甩了甩头,宿醉的感到告知我,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产生的。可是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

          防空警报还在持续,我下了车,打开后备厢。

          满满两大箱兵器弹药,还有近乎奢靡的汽油和食物,充分得像是大战之前。我模糊意识到了什么。

          我匆忙掏出 PDA,找到李秋沐,按下了通话键。时光一分一秒过去,正当我抓心挠肝时,终于通了。

          对面杀声震天,枪炮咆哮混成一片。李秋沐语气冷漠,「什么事?」

          我说,沐姐,那是米迦勒,大天使长,你打不过他,这是螳臂当车。

          她缄默了一会儿,说,我已经决议了,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了。你要活着,不要被脆弱压倒,神也是能够被杀逝世的。

          「你还有很多机遇!」我咆哮。

          「小九,你说真的会有天堂吗?」

          「沐姐,别掺和了,我们不行的,他们是神!」

          「小九,你长大了。」

          李秋沐发出一声轻笑,然后是机枪扫射的声音。我仿佛能看到她矫健的身影,她架着机枪杀逝世一个又一个圣殿骑士,短发被炽热的空气吹得飞扬。

          红色的十字架在米迦勒手中闪烁,在乌云中模糊透出的日光照耀下,炽天使的六翼舒展。

          我仿佛听见肉体被切割的声音。

          「小猫,你听我说,你现在出城找我,我们一起分开这儿,我们没必要去送逝世,这是没有意义的!」

          「怎么能是没有意义的呢?」小猫淡淡地道,「我们的亲人在战火中连尸骨都没能留下,我们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倒在眼前,我们的土地上布满了异族人的部队。而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用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去换点什么,怎么能是没有意义的呢?」

          我说:「你怎么那么逝世心眼,你付出自己的命,米迦勒也不会掉一根羽毛!」

          小猫说,「那也无所谓,胖子已经逝世了,他在我面前被斩断了四肢。他说你跑啊,和小九一起跑,小九是个好男孩,你是个好女孩。」

          我感受到了小猫无尽的悲哀,深刻骨髓。那个一直笑眯眯的男人,那个始终挡在她面前的男人,那个曾经揉着她的头发的男人,在她的面前被砍掉了四肢,让她逃。

          「杀了他们。」我喃喃道。

          「我会的。」

          小猫握着匕首,切开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喉咙。骑士剑从她背后插入,又从胸口透出。头绳滑脱,缎子般的秀发散开。

          圣殿骑士眼神淡薄地看着她,小猫咧开嘴笑了笑,冲骑士脸上吐了一口血痰。

          她的头颅被斩了下来。

          我坐在驾驶位,恼怒地砸方向盘,眼泪不争气地流。

          「九哥,你那有烟吗?」顺子问。

          我说:「有,你来找我。」

          顺子呵呵一笑,「点在我的坟前。」

          我说:「你们都是傻逼,你们认为自己遇到神上去送逝世很高贵?都是蚍蜉撼大树!全是送逝世!」

          我听到顺子点起一根烟,他说是啊,我们都是去送逝世,可是除了送逝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在这世界上苟延残喘,永远只是个蝼蚁,我们就只剩下了拼命的权力,所以我要去逝世。

          我无言以对。

          圣殿骑士的长剑闪耀着圣光,似乎要从顺子的灵魂中照出点什么昏暗的东西。

          顺子掐灭了烟,把手枪上了膛,指向圣殿骑士的脸。

          「真丑啊。」

          我的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巨石。沐秋、胖子、小猫、顺子,他们把生的盼望给了我,自己走向充满着烈火的深渊。

          不要被脆弱压倒啊!

          我启动车子,用尽全力转动方向盘,踩下了油门。

          6

          「三太子,总部发来新闻,索尔、哈迪斯两大实力神祇正往这边行军,咱们该退却了。」

          哪吒用手指导着桌子,道:「再等等,土地公公,我想见见索尔。」

          土地神叹了口吻,从帐篷里退了出去。

          哪吒清楚土地神的担心,冥王哈迪斯、雷神索尔,不知道有多少东方仙人倒在他们面前。一旦和他们对上,以自己的才能,恐怕凶多吉少。但他仍然想知道杀了雷震子的人毕竟长什么样子。

          哪怕明知风险。

          哪吒心中焦躁,起身从帐篷中出来。天空中阴云密布,直压着地平线,戈壁滩边的小绿洲似乎都带上了墨迹的色彩。风如刀子般贴着他的脸庞划过,扬起一道道沙土。

          5 年来,双方都受了极大的丧失,下层天兵天将陨落者不计其数。哪吒不能懂得西方众神的行动,为什么要杀害呢?为什么不能共处呢?都已经有了无穷的寿命,为什么还要贪图更多的东西?

          没人告知哪吒他是为了什么而战役,他只是机械地攻击、防御,偶尔想起雷震子等故去的挚友,便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三太子,咱们真的该退却了,危险系数太高,总部那边催了许多次了。」土地神又一次走到哪吒身边,着急地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再等等。」哪吒面无表情。

          「哎哟,我的三太子,那索尔什么时候见不行啊!这次是真的危险,咱们驻守的神将就只有您一人堪堪一战,基本不可能挡住索尔、哈迪斯联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就听我一次。」

          土地神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哪吒不耐心道:「我命令你们现在整理行装撤离,我的问题我会自己和总部说。」

          土地神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哪吒摆摆手,只好告退。

          很快,驻守临时基地的众小神都整理好行装,一一与哪吒告别。

          土地神是最后一个走的,他说,三太子,小神承蒙李天王提携,当上这一官半职,无认为谢,儿时习得一招防护秘法,请让我为您加持。

          哪吒点点头,任由土地神用血在自己的手段上刺下一道符印。刺罢,土地神深深地看了哪吒一眼,旋身消散不见。

          风越来越大,漫天的沙尘遮蔽了视线,原来没多少光线的营地显得更加阴沉。混天绫在风中噼啪作响。哪吒如雕像般伫立在营地中央,他合着双目,也不知道是养神还是思考。

          远方传来行军的人声,哪吒睁开眼睛,影影绰绰的,看不明白。但他知道,是敌人来了。

          哪吒微微俯身,把 PDA 放在地上,然后踏上了风火轮。

          几千里外,土地神坐在自己的小庙里,苦楚地捂着胸口,那上面焦黑一片,似被闪电击中。是替生符咒的后果。老人紧紧握住竹杖,开朗地笑,嘴角流下鲜红的血,一如混天绫的色彩。

          哪吒刚和索尔对拼了一记。乾坤圈打碎了索尔半扇肋骨,宏大的闪电也击穿了自己的胸膛。哪吒看了一眼手段已经消散的符咒,心想,这东西还真不错,倒是可以推广一下。

          哪吒定下心神,右手一翻甩出一块金砖。索尔匆忙抬起重锤格挡。宏大的金铁交击声后,两人同时退了一步。

          「是你杀了雷震子?」

          索尔一愣,没想到面前的人会问他这个问题,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悼念,道:「没错,他是值得尊重的对手。」

          哪吒缄默了一下,激发了火枣的仙力,三头六臂破体而出。火尖枪泛起金光,与阴阳剑的青气纠缠在一起,绕着哪吒回旋,只是一瞬,气概恢宏如斯。

          「我会杀了你。」

          索尔举起锤子,雷电四溢,「请便。」

          两人同时弓身,如脱弦之箭般碰撞在一起,手中武器相触,深蓝的电弧与红色长绫不断地碰触分别,似两条长身蛟龙共舞,七彩的电浆飞溅喷涌,一时光竟是天地失色!

          哪吒右脚一顿,身材绕着索尔转了个圈,混天绫顺势攀上索尔的右手,把持了他的举动。哪吒四臂齐抬,阴阳剑与火尖枪就要插进去。

          「啊——!」哪吒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五马分尸一样的苦楚使他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三头地狱犬刻耳柏洛斯喷薄着恶臭气味的巨口咬住了哪吒的手臂,猖狂地撕了下来。蛇尾一甩,将哪吒抽飞出去。身上毒蛇化成的毛发喷吐着毒液,落到地上,乌头草蓬勃生长。

          「哈迪斯!」索尔转身怒视,「不要插手我的战役!」

          哈迪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脸上露出阴毒的笑意。

          「呵……呵……」哪吒喘着粗气,从地上爬了起来,断臂处血流滚滚。

          刻耳柏洛斯喷出一口黑气"I have for several years endeavoured to obtain a compromise on this subject. The result of resistance to qualified concession must be the same in the present instance as in those I have mentioned. It is no longer worth while to contend for a fixed duty. In 1841 the Free Trade party would have agreed to a duty of 8s. a quarter on wheat, and after a lapse of years this duty might have been further reduced, and ultimately abolished. But the imposition of any duty, at present, without a provision for its extinction within a short period, would but prolong a contest already sufficiently fruitful of animosity and discontent. The struggle to make bread scarce and dear, when it is clear that part, at least, of the additional price goes to increase rent, is a struggle deeply injurious to an aristocracy which (this quarrel once removed) is strong in property, strong in the construction of our Legislature, strong in opinion, strong in ancient associations and the memory of immortal services.",冲向哪吒,正当獠牙即将碰触哪吒的咽喉时,哪吒突然收回了六臂。

          九龙烈火罩祭出,将地狱三头犬镇在其中,烈焰贴上刻耳柏洛斯的皮毛,化为九条火龙。

          滚滚龙吟与刻耳柏洛斯的悲嗥混杂在一起,哪吒一步踏出,朵朵莲花在乌头草中绽放。

          哈迪斯变了神色,谨严地举起双叉戟,作出迎战的姿势。

          哪吒双目清明,松开了手里的武器。混天绫与乾坤圈化为一金一红两道光束,冲入云霄,在乌云中炸碎。

          积存已久的阴霾,消失了!

          阳光穿过乌云中央的大洞散射下来,正打在哪吒身上,绽放出万道霞光。索尔突然有种朝拜的激动。

          哪吒仿佛能听到雷震子和杨戬等已故挚友的声音。

          他们说:「歇息吧!」

          百朵莲开。

          2020 年 5 月 17 日,哪吒独自拦阻敌军,斩杀三头地狱犬刻耳柏洛斯、冥王哈迪斯,重创雷神索尔后化莲陨落。陈塘关土地神因替身符咒共殒。

          7

          匕首在阿努比斯的手中翻飞跳跃,他思索着,久久才启齿,「阿普切先生,请容许我这么称呼您,您怎么能让我们信任,您是带着诚意来的呢?」

          阿普切摸了摸自己的雪橇铃,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库库尔坎会献出它的一枚血麟,阿努比斯,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这是伊扎姆纳大人的底线了。」

          库库尔坎的血麟!阿努比斯的气味有些粗重,他和荷鲁斯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喜与贪婪。据说得到库库尔坎的血麟就可以晋升神格的层次,这几乎是每个神祇都梦寐以求的机缘。

          阿努比斯压住心中的热切,刚要启齿,被空气中震撼的能量惊得站了起来。荷鲁斯冲他摇摇头,安抚他坐下,拉威严的声音倏然响起。

          「我可以答应你,阿普切先生,但我还有一个请求。」

          「巨大的太阳神,您请说。」阿普切尊重地弯下自己的腰,这位的神力远不是他所能及的,他必需摆出必定的姿势。

          「批准撒旦的参加。」拉的声音震慑人心,「他会使我们的联军更加无往不摧。」

          阿普切微微沉吟,然后点点头,「如您所愿。」

          巨灵神整整两天没能睡个好觉。他所在的基地是华夏最强的基地之一,除非是十二泰坦或是密米尔这样的强盛存在袭击,否则陷落的可能性近似为零。可他还是隐隐不安。

          他在这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官,但他还是和托塔天王说了自己的预见。天王派了顺风耳和千里眼侦查,却是什么也没发明。

          巨灵神点起一根香烟,这是他在人间发明的好东西。

          烟雾由他嘴中吐出,回旋而上,消失在空中。一丝阴云遮住了阳光。

          黑色的碎片在空中凝结拼装,一点点成型。狰狞的巨门拔地而起,血腥之气扑面而来,那一瞬间,巨灵神听到了无数冤逝世的魂灵苦楚的尖号。

          狗头人身的神灵轻轻地落在地上,巨灵神甚至无法回想起他呈现的方法,似乎他原来就该在那里。他左手擎着一柄宽刃镰刀,右手拿着一块黑曜石,冲巨灵神作了个揖。

          「夸奖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射,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他将黑曜石拍进了巨门,巨门瞬间燃起了血色的烈焰!

          巨灵神瞪大了眼睛,香烟掉在地上,溅起火花。

          「敌袭!!!」

          一道光箭穿过巨灵神的胸膛,他张着嘴,声音被扼在喉咙里,缓缓倒地。

          身后三对黑翼的天使狂笑着从地狱之门中飞出,手中握着十字长剑末日审讯。他舞了个剑花,长啸道:「我!路西法,晨星之子,向你们问好!」

          地狱之门一次次窜出火焰,越来越多的恶魔从里面钻出来。十只,百只,千只,万只。

          无数恶魔怒吼着,咆哮着,举起自己的兵器,冲向基地。

          踏平!踏平!杀害一切!毁灭一切!

          李靖看着眼前的气象,紧紧攥住了自己的宝塔。他想起了千年前面对陈塘关大水时的无力感。

          恶魔如潮水般涌来,众仙纷纭祭出法宝,逆锋而上。

          萨麦尔尖笑着剜出千里眼的眼睛,塞进嘴里咬碎,血液涂满了牙齿。手中长枪挥动,刺穿一枚又一枚心脏。

          吕洞宾下腰躲开亚巴顿的斧击,单手撑地腾空,折扇直插过去。亚巴顿后撤,正迎上铁拐李的重拳。只一下,拳气便打折了他的脊椎。

          圣甲虫从泥土里钻出来,吞没了倒地的天兵。惨叫声,喊杀声,无论恶魔还是仙人,都杀红了眼。

          阿努比斯挥舞着逝世神镰刀,剧毒的黑烟缠上李靖的宝剑。李靖松开剑,祭出玲珑宝塔,将阿努比斯镇在下面。

          「撤啊!都撤啊!」李靖撕心裂肺地咆哮。

          红色的手指插入他的胸膛,轻轻地掏出了心脏。撒旦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火焰将心脏烧成灰烬。

          李靖耸立不倒,撒旦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分开,在地上留下一串烧焦的足印。

          2021 年 3 月 12 日,第三方参加战斗。恶魔联军袭击东西双方部队,使其伤亡惨重。托塔李天王等众多仙人陨落。天使军团除拉斐尔一人,全军覆没。

          2021 年 4 月 7 日,十二泰坦参战,大战雨神恰克、逝世神阿普切。灵宝道君出山。上等神位者正式参加战役。

          8

          宙斯已经逃了三天三夜,他从来没这么窝囊过,以他的神力,即使是十二泰坦,也可以拼个平手。但是他却被一个老头儿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哦,不对,大部分伤是被那老头儿牵着的青色水牛踢的,这简直是羞辱,宙斯恨不得自己把自己弄逝世。

          「小娃娃,我们又会晤了。」

          「我艹!老头儿,你骑的是火箭吗?!」

          宙斯大惊失色,伸手凑集起了雷霆怒火,轰向老头儿。

          那老头儿随手一挥扁拐,把雷霆打散,笑呵呵道:「娃娃,你这小闪电倒是有趣,虽是武器,却不能被我那金刚琢收了去。」

          宙斯听了差点气得吐血,心想:我无往不利的雷霆,在你嘴里变成了小闪电,竟然还说不错,有没有这么寒碜人的!

          宙斯又甩出一道雷霆,飞速流亡,眨眼间便消散无踪。

          老头儿伸手擒住雷霆,翻来覆去地瞧,脸上露出好奇的脸色。

          高加索山脉的罡风没日没夜地冲洗着岩石。宏大的铁链哗啦作响,与地上巨鹰的尸骨构成一片荒漠之景。

          「伊阿佩托斯的儿子,尊贵的王,我的好朋友,我遇到了最大的劫难,渴求您的辅助。」宙斯立在木屋门前,消沉地道。

          门开了,普罗米修斯把宙斯迎进屋内。他倒了两杯酒,放在桌上,叹了口吻。

          「巨大的众神之父,追袭您的人,名曰太清太上老君,他几乎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神祇了。我不以为自己比您更有才能与他战役。」

          宙斯摇晃着酒杯,缓缓道:「我须要您的智慧。」

          普罗米修斯笑了,他说:「巨大的神父,您真的会听我的吗?曾经我跟您说,不要因为答应维护人类而提出刻薄的献祭条件,您没收了人类的火焰。我把火种带给人类,您却用一条永远也挣不断的铁链把我缚在这儿,使我永远不能入睡,疲乏的双膝不能曲折,您在我起伏的胸脯上钉上金刚石的钉子。我忍耐着饥饿、风吹和日晒。被巨鹰啄食肝脏,难道我再一次劝您废弃对人类的讨伐,您就会听从我的吗?」

          宙斯摇摇头,说,不会。

          普罗米修斯开朗地笑了起来,将麦酒一饮而尽。

          「去找您的父亲吧,他会助您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尽管我并不看好这条路的前程。」

          「哈哈哈,小娃娃,不要躲了。」太上老君的声音在木屋外响起。

          宙斯神色铁青,手心凝集起滚滚惊雷。普罗米修斯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摇了摇头。

          宙斯散了手中的雷霆,怀疑地看向普罗米修斯。

          「您走吧,巨大的众神之父。」普罗米修斯淡淡地道,推开了木屋的门。

          「咦,怎么又有一个人?小娃娃,你是做什么的?」太上老君惊奇道。

          「阻挡你的人。」

          2021 年 5 月 12 日,太清太上老君李耳斩杀普罗米修斯,重伤宙斯。

          2021 年 5 月 15 日,克洛诺斯与其子宙斯商定同盟,即日纠集十二泰坦进攻华夏陆军第七基地,遭通天教主摆诛仙阵坑杀。炽天使米迦勒陨落,十二泰坦陨落四位,通天教主重伤。

          9 Day One,Hans Zimmer

          火焰从焦土中开放,凝成一朵朵曼珠沙华。炎热的空气烧灼着恶魔的皮肤,使其发出一声声苦楚的哀号。

          恶魔们无一不看着中央的身影,难以移目,除了贝利尔以外都匍匐在他的脚下。那身影正跳一曲舞蹈,暴戾与优雅合二为一,释放出惊人的气概。

          湿婆天的恼怒如恒河洪水般汹涌,带着毁灭一切的意志席卷恶魔大军。

          贝利尔嘴中苦涩,他原来是领命带兵偷袭败退的十二泰坦,成果却遇到了这个从未见过的家伙。他自称湿婆天,只凭舞蹈便使得数万的恶魔进退不得。

          随着湿婆天激昂的舞步,大地开端震撼,曼珠沙华浮在空中回旋缭绕,梵风蒸腾,恶魔开端自燃。

          贝利尔一声怒嚎,摆脱了约束。他挥舞四翼,直冲湿婆天。他知道,要是再不做点什么,一切就都玩完了。

          贝利尔浑身的皮肤在梵风中摩擦,火焰蹿了出来,他似彗星一般,绽放出夺目标光芒。

          湿婆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用力朝地上跺了一脚。浑圆的冲击波拦住贝利尔冲刺的势头。

          贝利尔失望地呻吟。曼珠沙华放射出金光,轰然爆破。烈焰淹没了恶魔军团。

          硝烟散尽,贝利尔趴在地上,皮肤满是龟裂。他能明白地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被烤熟了。

          湿婆天优雅地踩着他走过,足尖点碎了他虚弱的心。

          「木总理,直升机已经筹备好了。您该走了。」

          木阳站在城楼之上,俯视着下方已经面目全非的北平城,他的心在发抖。

          请再让我和我的祖国待一会儿,他说。

          浓烟不知道从哪个胡同升起,现在的北平城到处都是火灾,令人不禁想起 100 多年前备受欺负的气象。

          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全都毁在那诸天神佛的手里。14 亿人口锐减到 4 亿,甚至低于建国之前。路边,屋内,到处都是尸体。今天的华夏国,已经名存实亡了。

          躲在防空泛里的引导人算什么引导人!木阳悲痛地想。身为共和国最后的总理,他满脸疲乏,腰也不再结实,但他还是想走完这最后一程。

          站着走完。

          恶魔在通州与卫戍军交战,炮火的声音即便在市中心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战士们前赴后继,用手中懦弱的 95 式步枪打出和石头没什么分辨的子弹。

          恶魔穿行而过,士兵的胸膛被剖开,心脏被掏出,留下一具具零星的尸首散落在地上。金色的雏菊花瓣零落飞散,似乎是在宣布着性命曾鲜活地存在。

          导弹一枚接着一枚发射,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瞄准了,所有人,无论是技巧兵种还是文工团都在最前线战役。恶魔军团如宏大的齿轮,把年青的士兵们拉了进去,然后碾成肉酱。

          士兵们已经习惯带上一颗手雷,要害时刻拉响,有的起了后果,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则只是免除自己更苦楚的逝世亡。没有人回避,没有人埋怨,没有人聒噪,这是缄默的惨烈。

          木阳的秘书又一次催促他。他稳重地抹上发蜡,系好领带,把皮鞋擦得锃亮。

          他说,你走吧,我决议了,我要和北平在一起。

          秘书说,总理,您是国民的盼望。

          所以我才要留下。木阳的话,掷地有声。

          秘书哑口无言,他对着这个顽强的老人深深鞠了一躬。

          直升机的螺旋桨越转越快,掀起的风吹在木阳的身上,使他的黑色西服噼啪作响。

          都走了。

          木阳打开了摄像机,卫星把他的影像、他的声音传递给了每个仍活着的华夏人。

          「所有共和国的国民们,今天,将是我最后一次与你们对话。」

          「恶魔已经突破了通州防线。对不起,我们努力了。所有的军人都顶在了一线。他们用血肉之躯,招架着敌人的利爪。可我们只是普通人,撒旦那样存在于神话中的魔鬼,不是仅凭一颗红心就能够招架得住。」

          「中央讨论决议,向北平投放原子弹,这是最好的打击敌人的方式。我们只有就义了,才有成功的盼望。公民们!同志们!看看我身后的宫殿,看看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建筑!这是我们华夏民族最可贵的财富!它们挺过了鸦片战斗,它们挺过了抗日战斗,它们历经千年矗立不倒!」

          「我,共和国总理木阳,将与北平共存亡!」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让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时刻!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银白色的圆柱闪耀着光芒,那是华夏最大当量的原子弹。它旋转着,突进着,在空中划出最精美的曲线。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2021 年 10 月 1 日,北平失守。撒旦逝世于人类手中。

          10

          观海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许久才启齿:「你断定我们的核兵器基地全都失联了?」

          「是的,总统先生。不仅如此,我们还失去了激光兵器卫星,现在的人类在那些恶魔面前,不比一只绵羊更安全。」

          「是谁泄漏的坐标?」

          「没有人。」

          「Shit!一群废物!」观海恼怒地把桌子上的东西扫了下去,「那些恶魔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基地在哪!你们技巧组都是吃屎的吗!没有人?!难不成还能是我亲自给路西法那个笨拙的鸟人打电话,告知他我们核弹的坐标?」

          「对不起,总统先生。」特工嗫嚅道,「我不知道。」

          「滚出去!」观海站起身,手指指向门口。

          特工落荒而逃,观海深吸了几口吻,重新坐回椅子上。他要瓦解了,如山的重负压在他的肩上,几乎要把他压垮。

          人类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各路神仙的战斗如火如荼,每天都有几十份战报被交到观海手中。但无论哪位神祇最终获胜,人类都将是最大的输家。

          没有任何一匹恶狼会废弃送到嘴边的羊肉。

          在此之前,人类拥有能与神同归于尽的底牌。然而现在,高高在上的它们终于意识到脚边蝼蚁的迫害——人类连会谈的资历也没有了。

          观海沉吟一会儿,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基地里的人都脸色促,基地门口的哨兵发明了观海,敬了个礼。然后听从他的嘱咐打开了大门。

          外面刚刚下过雪,科罗拉多大峡谷覆满了白色,观海的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人类运动减少后,空气格外清爽。落日透过晚霞洒下金辉,在峡谷的岩壁上映出或靛或赤的颜色。

          观海看得痴了。他紧紧攥着拳,指甲划破手心。

          滚烫的鲜血滴落在白皑皑的雪中,融出一个殷红小洞。

          克洛诺斯很恼怒,他挥动着巨镰,斩碎一幢又一幢高楼,眼前的猴子除了勉强能接住他攻击的力气,几乎一无是处。但他太灵活,灵活得使人抓狂。

          「卑下的劣等神!」克洛诺斯咆哮。

          孙悟空闻声哈哈一笑,催动金箍棒变大,杵中了克洛诺斯的脊椎。然后借力后撤,踏上筋斗云乘风而去。

          克洛诺斯感到自己受到了戏弄,这是许多年以来未曾有过的阅历。这让他回想起曾在塔尔塔罗斯的屈辱,怒火充满了他的脑海。

          孙悟空压力很大。身后穷追不舍的伟人不同于以前任何敌人,其才能之强,在所有神祇中也称得上是顶级。即便是自己引认为傲的力气,在克洛诺斯面前都不占丝毫优势。

          极其危险,可能会逝世,孙悟幻想到。

          克洛诺斯高举镰刀劈向悟空,轰的一声巨响,镰刃处赫然呈现了一圈圆锥形的云团。

          孙悟空大惊失色,抛出了一把毫毛,无数分身在巨镰下断成两节。他化为一只鹰隼,在这细微的阻挡间避开了镰刃。

          凛冽的寒风刺入孙悟空的肌肉,他猖狂地冲刺,速度节节攀升。刚才那一刻,他显明地嗅到了逝世亡的味道。

          二人一追一逃,从申沪到渝城,又从渝城到昆仑山西麓,剧烈的打斗横穿了全部华夏。

          天空中不时闪过光芒,金铁交鸣之声,千里外都清楚可闻。

          孙悟空擎住如意金箍棒,使其延伸百米,横扫克洛诺斯。

          「我要你逝世!」克洛诺斯一把抓住金箍棒,把孙悟空狠狠掼在地上。巨镰旋转如闪电般追袭。

          悟空匆忙收回金箍棒,立在身前。巨镰猛地砍在上面,那无坚不摧的九转镔铁竟是被撕出一道伤口!

          悟空向后飞去,撞在山石之上,一身钢筋铁骨都有了碎裂的迹象。他落到地上,喷出一口鲜血,仰天狂笑。

          「想俺老孙千年前大闹天宫,那老倌的八卦炉烧出俺的火眼金睛,地府的铡刀不能奈何俺一根毫毛,即便是那如来,俺也不是不敢掀了他的五行山。没想到如今,竟然败在你的手中!

          「哈哈哈,克洛诺斯,你孙爷爷在此,来吧!」

          克洛诺斯拖着镰刀,走到孙悟空面前,然后一刀下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