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jIiUjwW"></track>
  • <track id="jIiUjwW"></track>

        <track id="jIiUjwW"></track>

        1. 我有一次正在睡回笼觉,就被孩子老师的电话吵醒。

          原因:孩子的作业没签字。

          老师质问我为什么孩子的作业没签字。我说没签字确定是因为他忘却了给我说,每天晚上那么多科要签字,忘却很正常啊,大人还偶尔忘却事情呢。

          他说已经有两次没签字了。

          我说知道了老师,下次记住了,我会自动问他。

          但是老师仍然不爽,重复说着一些有情感的话。

          我有些不愉快了,问:“老师,你感到签上字就有意义吗?你感到我们家长有认真检讨他们的作业吗?我们知道答案对错吗?老师,他是忘却了叫我签字,不是忘却了做作业。如果他没完成作业,你怎么批驳他和我都可以。”

          他仍然不愉快,持续埋怨责备,场景好像我是他的学生。

          我也直白,问:“老师,是不是要我现在赶到学校补签呢?你感到我来补签了就有意义了?以后只要不是作业没完成,忘却签字的事,老师你不要通知我了,我是不会赶到学校补签的。”

          然后我挂了电话,发了一段很长的短信过去,大意是我很器重孩子的教导,也尊敬老师,盼望老师懂得。

          儿子回来后,我才知道,老师在教室打电话给家长都是故意开的免提给同窗们听,以耻辱忘却签字的学生,轮到他时,老师原认为我会报歉声连连,谁知道我基本没有,场面一度很为难。

          孩子又说,不少家长被请到办公室谈话过了。

          寒假的时候,因为孩子的预习作业没有到达老师想的预期后果(老师以为应当把课后题全体会做了才叫预习)且假期没有在语数外老师那里集中学习下一册,在开学家长会被点名批驳各科一课也没预习。作为家长,我当场提出了质疑。我说老师你可以说他的预习后果你不满意,不能说他基本没预习,你又没制订预习尺度,他哪怕随意翻翻看看,也可以叫预习,何况他还抄了单词,生字,词语。我的孩子他有个特色,可以接收批驳但不能被冤枉,老师你不能冤枉他基本没预习。

          老师当时就说了一大堆,什么你可以转学转校之类。我当然不care,直接当场退出了家长会。

          因为手机号码多,关于校讯通的问题,一直跟老师沟通可不可以不开新卡联通,被告诉一切学习状态都得校讯通接受,我不开就不知道孩子的学习成就,老师说我必需开联通,移动号码多的话,就请把常用号码注销掉一个。

          成果……办了新卡开通,校讯通从来没有发送任何关于学习的短信。开通至今一年,只收到三条提示收看节目标短信,每个月扣费20多块。为此,老师后来通知让入微信群,我就没入,全班就我一个家长没入,老师也没再提。

          不是因为我没教书所以对老师充斥敌意。我只知道我当老师那会是万万不敢也不会用那种刁刁的口吻对家长说话。因为我深知我是孩子的老师,但不是家长的老师。我没有任何权利和立场把家长当孙子一样的批驳与斥责。

          不要怼我孩子学习如何。

          从没补过课,从没谄谀过任何老师(甚至说我还属于经常“得罪”老师的家长),周末睡到自然醒,1000再过半的人数,期末考他年级前十,被打电话质疑没签字的那一科,地域所有学校期末联考,他那科分数排第一名,所以没集中补课学习预习又怎样?

          我感到很多老师应当改变的观念就是,孩子是你的学生,教书是你的工作。家长可以在才能范畴内教导辅导孩子,但那绝对不是家长的重要义务。

          你的工资高下,是财政的事,不是家长的事。你感到低,可以辞职,可以不做,我信任你走了,抢着干的人也有。

          我当班主任那会,月薪300元,包班制,每堂课都只有我一个人上,各科教案一个人写,作业卷子都是我亲自检讨批改。

          有个家长说她孙子回家总是做作业到很晚,爷爷奶奶只能陪着(那个孩子学习差,所以做的特殊慢。)第二天,我发布所有学生从今以后回家不做书面作业,所有的作业我都会在课堂留时光给他们。

          当然,我后来感到工资低,也不想当老师,于是教了一年辞职,但是我真没感到累,我感到比我在工厂轻松多了。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还有,年青的家长们,想想你同班同窗现在是第几名在当老师,你就能懂得为何现在会呈现这种老师了。

          每天请求上网打印作业,制止学生用手机却安排作业在app,做灯笼,手工,买稀奇怪僻的玩意,今天通知明天就必需要,作业让学生买红笔批改,寒暑假作业收起来就当废纸卖。

          究竟有时候体制可以大腿决议脑袋。

          ~~~~~

          我杠老师不是一回两回,也不是一个两个。

          ①孩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因为他没在她那里补课,对我吐槽说孩子作业从没完成,她讲的题讲几遍他也听不懂。

          我答复道:老师,我的孩子每天作业都会自动完成,你说的情形从来没存在过。至于讲几遍他都听不懂,阐明你的教法有问题,因为我讲一遍他就会了。转学前他是前三名,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这么不堪?既然不堪,为什么之前不告知我,现在碰见我了才这么说?

          ②侄女六年级的时候转学到新学校,老师让我给她打电话(当时我在照料她),电话里她说孩子成就差,才考80多,她教的学生都是90多,她教不了她,哪里来的哪里去。

          我:好的,老师,你说你教不了差生对吧?十个手指头有长短吧?大家都什么都会还要老师干什么呢?你要么教不了辞职,要么明天和我一路送孩子去教导局,咱们看局长能教不?让他教。

          ③还是侄女的老师。抱怨教不了的时候我本身很客气,说知道了,我会给她补习的。成果她反问我:你补能有什么用?我说老师,我一对一补习都没用,你一个人补习几十个能有用?

          班里一大半学生在老师那里补习。所谓补习就是放学后留在教室做作业。测验的时候,补习的同窗有答案,没补习的自己考。

          所以我最后才提了建议,一:辞职。二:一起把孩子送到教导局。

          ④孩子五年级的时候,英语老师让下载app,我问她可不可以不下载,成果换来她一阵怼。

          我问她,课本上的单词你教会孩子了没?农村学校,没网做不做作业?我不愿意手机注册行不行,你可以安排书面作业。她一阵发火,我举报到教导局了,后来,全班同窗app不用下载。

          这个app下载是老师个人的推广行动,与学校和教导局无关。

          原来当时班主任打电话和我沟通好了,我盘算撤掉投诉。成果英语老师自己作逝世,又打电话怼我一次,我就又投诉了一次。

          ⑤孩子的小学某年不容许回家午睡。在家吃午饭的必需在12点40分赶到教室。(变相逼迫吃学校食堂)。对此当然是举报啦。老师让她老公打电话过来一阵好怼。我说我举报的是学校,又不是你老婆。校长如果骂了你老婆,你有什么不满,找校长。感到委屈不想找他,那就让你老婆辞职,何必受冤枉气?(之前没提到是她让她老公打电话,是为了隐私。因为她老公也是老师,我的前同事加先辈)

          ⑥关于午睡举报,我当时的理由是:吃完饭快步跑到学校不利于孩子肠胃;趴桌上睡觉阻碍手部血液流通;老师不睡教室看管安全,那么为了学生享有优质午睡,怕学生在家不安全的理由不成立;放学拖延时光,吃饭后时光不够赶到学校。

          我的孩子也没你们想象担心的性情问题。相反,他豁达乐观,思维超前,成熟不早熟,学习轻松不厌学,至于口才,前些天我一个新朋友说他可以说单口相声了,天文地理历史生物政治社会,啥啥都可以跟你扯一通。

          提到孩子成就,也不是为了夸耀,只是实事求是地说,一是表现家长不是因为孩子学习差而迁怒老师。二是表现即使没顺着老师的无理请求,孩子学习也没受到影响。因为老师也是看人下菜,知道你懂规矩,一般就不会敢穿小鞋。(这段弥补说明完整是为了照料满足前来洗白的师范生和老师的浏览程度)

          我已经够客观了,所有例子中都没有侧重描述老师们如何怼我,只轻描淡写用了一个“回怼”,算是保存了这个群体一些人的形象了。

          大多数老师只负责孩子一两年甚至半年,而家长们,你基础须要负责孩子的一生。

          所以,努力去替孩子做一些转变吧。